推荐: | 点这里察看备用访问地址 | 记得记下我们的地址发布页,以免找不到我们 |
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 计中计之~良家人妻的报复 更多>>
 

    计中计之~良家人妻的报复

    时间:2018-08-19 自从发现老公上个月出差是和他们办公室之花单独出去后,我的心情就一直很低沈,因为老公出差前骗我说是自己一个人去,没想到有人跟我告秘是和美女秘书去的,而原本的一天行程突然也改为两天才回来,那么那晚他们住哪做了什么事。我曾几次在和老公激情的做爱后趁老公心防降低就以试探的口气问,但老公就是顾左右而言它。直到在送洗老公西装时,洗衣店老闆娘从西装口袋里拿出一张和美女秘书在101顶楼拍的相片,日期就是出差的隔日,而两人的轻便装扮也不像是去和大老闆开会的正式装扮,那美女秘书更极尽暴露的深V露出一半乳房的T裇和短到露出臀肉的低腰热裤,两人就互相勾着手拍好似一对热恋中的情侣。看到相片,我当场气到哭着跑回家,眼泪如大雨般的落下,哭着哭着脑海里就浮起那奸夫淫妇在旅馆里放蕩的景像,愈想愈生气,我决心要报复,让老公也体会我现在的心情。
    于是我拭乾了眼泪,洗个澡,换上老公帮我买的丁字裤和他禁止我穿的薄纱晚礼服。那蕾丝丁字裤,只有私处有一块小布遮着,其他则是用手轻轻一扯即破的蕾丝,而这晚礼服是姊姊在美国赌城买送给我的,后背几乎全露,上身黑纱贴付着胸罩,只有在乳头处里密集蕾丝遮着,可以透视到我D罩杯乳肉,下身裙摆则是几层薄纱交叠,只要大步走动就会露大腿,只在老公晋昇经理的晚会上穿,但当晚几乎让我成了晚会人人注目的焦点,尤其是让许多年轻小伙子看着看着那小弟弟就起立致敬,后来老公认为太招摇暴露了,就禁止我再穿它。今天刚好是大学同学会,本来想轻便穿着去,但我决定拿出来穿,也给老公一个示威,出门时,我把那放晚礼服的空盒还有奸夫淫妇的相片和同学会的请帖放在客厅桌上,也是暗示老公我已发现这一切及他要有心理準备,他老婆要去展示只为他保养的美丽胴体了。
    到了同学会的会场,这里是一间以办各式派对的知名汽车旅馆,有游泳池有大萤幕电视,有几张贵妃椅,当然也有汽车旅馆一定有的床和按摩椅。我一走进会场,不意外的所有人目光立刻向我这里投射,我刻意大步走,好让美腿展现出来,主办的大四班代小陈,立刻色瞇瞇的端着一杯酒迎上来,用惊呼的口气说:「哇才15年不见,你已从小天鹅变成贵妇了」,我笑着接过酒杯,一饮而尽,小陈拍手大讚好酒量,并引导我示意走向一堆男人聚集的角落,沿途和几个以前同学打招呼,也看到有些妙龄女郎的穿着也是极尽暴露的晚礼服,但遇到我,他们也不得不低头,至少这D奶晃动的程度再加上可以透视到蕾丝网格胸罩,就让她们打退堂鼓。我还不太想那么早加入男人的小圈圈,如此,可让他们他心底发痒一下,我走到一半,突然看到大学死党小玲也来了,就走向她去,和她热烈的聊起大学的回忆。后来我才知这个派对虽然是大学同学会,但其实是个小型的直销招览会,所以来的就不止有大学同学,还有一些没见过的人及直销公司的干部,在聊过几轮的人后也喝了不少红酒,更是听了不少赞美奉承我身材及打扮的话语,不止生理上有点醉意,心里也获得不少抚平的安慰。
    一看錶已近10点,本想回家去,小陈突然拉个高大英挺的男士出现在我眼前,有点像日本棒球投手达比修有,混血的帅气容貎和180公分没有啤酒肚的身材,看去约和我差不多的年龄,小陈介绍那是直销公司亚太区总督导BENSON,因为经过他评定,我是晚会上最美的女士,所以过来向我致谢,如果可以希望到VIP室聊聊,我因为有点酒意,就站着不太稳,突然颠了一下,那总督导也很快的扶着我,我想休息一下也好,就答应了他的邀请,并向总督导致谢,总督导说比较习惯人家叫他BENSON,不要叫总督导,我也立即改口说:「谢谢你,BENSON」。
    VIP室是另一间房间,房间放着音乐不是吵杂的热闹电音,已是很浪漫的轻音乐,小陈说他去招呼其他人,没跟进来。
    我望了一下,真想立刻倒在那浪漫风的床上休息,但这是人家的VIP接待室,岂容我乱躺,我到沙发坐下,心里一震,真是柔软的沙发,整个人没防备的陷入沙发里,两双脚也无法侧倾保持女性的体态,一下子就M字腿大开的张着,我敢紧夹紧两膝,以防姿势太难看,但裙摆的薄纱已让我两腿露出了不少春光,BENSON又倒了酒来,我摇着手示意不能再喝了,他说:「这是薄酒,可以中和一下红酒的涩味,而且是欧洲最知名酒庄的限量酒,一年只生产5瓶,此名贵的好酒正好配合我这今天最美丽的晚会QUEEN~」,哇噻,这话听的真是不喝此酒,怎么对的起我这身装扮,当下想起身接过酒杯,但沙发太软还有我的一点醉意,有点难撑起来,BENSON即坐在我身旁,把酒杯递向我,并轻轻的敬酒,一番寒喧,我也忘了时间,BENSON的坐姿离我愈来愈近,我几乎可以感觉他口中吐出的气息,心中情意蘯漾,好像有种恋爱的感觉,但理性又告诉我,我已经是为人妻了,我才想到这就是外遇的感觉吗?还在想时,BENSON起身去改放了音乐,并邀请我跳支舞,我没拒绝,伸出手去,他拉我起来,跳舞开始还是中规中距的华尔姿,但可能是我的醉意,踩错步伐,就不自觉的倾向他身子,BENSON也护着我,并拉向他身子,本来有点抗拒,这会不会太放蘯了,但BENSON有力的手臂,一手拉着我的手往他方向靠,一手环着我的腰,我那D奶就这样,可以轻触到他的身上,磨着磨着,让人从乳头到心里都苏麻了起来,到后来,我整个人都趴在他身上,随着音乐摇曳,真像又回到18岁的第一支舞,但这是外遇的行为,这么样趴在男人胸口,BENSON是我第二个如此做的男人,不自觉的我居然掉下泪来啜泣,BENSON拥着我说:「没关係想哭就哭吧,人生苦短几回醉,何苦自我设限或把难过放在心里呢!」听到此我终于放声的哭了,然后向一个陌生的男子诉说着老公外遇的不是,说了好一阵子,终于我停了下来,BENSON什么也没说,只是又更用力的拥着我了,不久我情绪缓和,他放开我,屈身看着我的眼,我不好意思的低头,他竟然亲吻起我的脸颊,就在我的泪痕上,我一时也呆了,但他很认真的吻了几下,便把双唇送到我的唇上,又用手把我拥向他的胸膛,我还没来的及拒絶,唇上瞬间电流,已电的我全身苏软,我的手刚好在他胸口,感觉到好大好坚实的胸肌,他的唇一吸一合,口中传递给我一种我也不知道的香气,让人想多吸几口,我想着反正只是吻而已吧,就放下心防闭上了眼睛,决定给自己一次补偿,谁叫死老公和公司女人乱搞。
    BENSON似乎感受到,我已开始享受一切,吻的更溼润更大口了,他不仅用唇吸着我的唇,也开始用舌头来感受我的唇和贝齿,我渐渐的感到有点激情,嘴也微张,BENSON的舌滑了进来,当触及我舌尖时,我又感到更激烈的情绪高张,自己也紧抱着BENSON,用舌回应着他的舌在我口中的激烈挠动,然后我也吸允着BENSON的舌,BENSON把舌往回缩,我放蘯着用舌追逐他的热情之吻,两人的舌在口与口间交纒起来,BENSON发出了「哦~~哦」的舒爽声,我回应以「嗯嗯~」的呻吟,BENSON此时的阳具也渐渐顶高起来,我有点想推开,但,激情的淫意,却让我用下身摇动着勾引他的阳具来按摩着我的私处,BENSON我手一支环着我的腰,一支开始在我头髮间来回穿梭,似乎控制了我的舌及唇紧紧的纒绕,几次他的舌回到他口中,我紧张的把舌伸进他口中,吸啜着他香香唾液,丝毫不想离开,也不知吻了多久,BENSON开始吻我的耳根,脖子和肩膀,手也由头往下在背上来回环绕抚触着我那暴露在外的美背,他的手似是有着静电,每一根手指在背上肌肤抚摸时,都有一股激情电流由后背流窜到心头,我就不自主的紧贴他厚实的胸口磨蹭,好满足我D乳的苏麻感。我的喉间以「嗯~嗯~~」的长吟来舒发激情,BENSON的吻从肩膀脖子又一路回到了唇,他展开了第二轮的溼吻,我很快的放弃坚守任何唇的贞节,张口用舌引导着他的舌翻搅,两人的唾液互相交流,一会我紧吸着他的舌,一会他的舌一停的探索我,而他口中有了低沈的吼声,更让人沈醉在此刻的激情中,我用双手由他背后勾住了他的肩,好让D奶能在他身上磨蹭,分享一些激情,而垫起脚尖也把下身自动提高,刚好让私处顶在他高挺的阳具上,几次无力的下滑,都让阳具稍稍的顶进一点又滑开,我手再一勾起,又提起来重新顶着他的阳具,似乎有股强劲水流从我私处沖进了脑门,瞬间把荷尔蒙全炸开在脑海中,让我由口发中自然的「嗯~~~」的一长声,而这呻吟也由BENSON紧贴的口传递过去,他会随着那长长的呻吟而吸住我的舌,我感受BENSON的手掌从我的裙摆伸进去,在我那肾肉上揉搓着,由于是丁字裤,他毫无阻碍的在二片肾肉来回抚揉,也带动我的下身由上下顶滑他的阳具,变成了顶住后左右的摇动,因为我的双手勾着他的肩,整个人很轻易的被他二只大手掌捧了起来,脚尖离地,其实顶高我的当然还有他的阳具,但还好有裙子及丁字裤的重点阻挡,否则,他一放手,我的身体就被眼前这电人的帅男人给侵入了,不过也因为没有即刻被插入的危机,我也没有放弃此刻激情,心中突然有挑逗他的心态,更主动的吸吮他,暗示他可以尽所能的来满足我,BENSON也就更加大力道在我的臀肉上揉着,并让我下身成一个小小的圆周运动,好像他的阳具已插入般的动着,我很满足的回报「嗯~~啊~~嗯~~嗯~~啊~~」
    BENSON每听到一声「啊~」就挺高阳具,似乎想进一步突破,虽然没有突破,但却是实实在在的把一点的阳具塞进了我的私处,只是有裙子隔着,而我的D奶,也因为身体的上左右下的圆周,主动来磨着他的胸口,两人的吻已变成相互的人工呼吸,愈来愈急促,口中不是回响着「嗯~~啊~」就是他低沈的「吼~吼~~」,我沈浸在淫蘯的呻吟中,忘了这是蕩妇的行为,突然我的私处有了不同的感受,塞进去的不是粗粗的感觉,而是有根细细的肉棒在阴唇来回拨着,我有点吓到了回过神来,我把BENSON上身推开,人想从他身上跳了下来,可是他的臂力太强,我挣不开,我看着下身,他的裤子还在,那在我阴唇来回拨弄的应当是他的手指头,才放心些,他下意识到,我的反抗,动作停了下来,我居然有种失去什么东西的感觉,但理性也把我的羞耻唤醒,我自顾的看了晚礼服,已凌乱不堪,右乳也不知何跑出来了,赶紧拉起礼服,遮住右乳,由于人在在BENSON的手上被抬着,BENSON眼神望着我,又让我迷茫了,真是神的杰作,人长的帅就算了,连眼神都会让人瞬间茫然,我低着头一时间也不知如何是好。
    耳中传来他低沈又磁性的声音说:「是奇蹟吧!让我们在此时共渡」他边说边又送上了吻,我想逃避以示为人妻的贞节,但我始终没再拒绝,BENSON边吻边捉住我的手掌撑开来,两人十指交扣,似乎透过掌心传递了两人的激情电流,我无法推开BENSON,BENSON反吻的更溼黏,他把我稍稍抬高,又把我的臀往下放,阳具毫无阻碍的顶着丁字裤的蕾丝进入有一点进入了我的阴唇,我想把自己往上抬好离开那一点的阻碍,于是脚夹着BENSON的腰,BENSON一个重心不稳,两人刚好跌在床上,我当然是被BENSON压着,BENSON稍起身,让我喘息一下,他又吻过来,我呼吸困难的捶着他,他任凭我捶,手从裙摆伸进去,一下就把我的丁字裤的一边带子拉断了,他似乎有点意外,我反射动作的用手去拉住丁字裤的布条,BENSON利用了空档,把我寛鬆的晚礼服很容易的脱下来到了腰,他的舌立即在我D乳上舔弄着,我整个人就像被强大电击,上身一弓,把胸部给挺高了,让BENSON受到鼓舞,口狂吸我的D奶,另一手则抚弄着另一只奶,我的感受一下强烈到无法自主的呻吟,两手抱着BENSON的头,似乎在引导着他帮我解除D奶今晚的封印,D奶上很快被BENSON的口水涂到溼濡,他滑移着来回吸弄,又突然的用唇啣着乳头拉起来,让人疯狂到叫了出来,BENSON也不知何时退去了他的裤子,一手拨开了我的裙摆,我也感受到两腿间有个粗大的肉棒在磨蹭着,「不!不!不要那样!BENSON!」可是他并没有罢手,反而用力把我抱紧,用嘴唇含着我的乳头,开始吸吮和爱抚,一股莫名电流在血管奔腾。「不~不!别来!」我无力地喊着挣扎着,不想让老公的绿帽子太大顶或太绿,但一切已渐失控。
    BENSON已失去了理智,力气强大无比。他用另一只手爱抚着我的乳房,也舔我敏感的乳头,一阵水一阵的快感向我袭击,全身弓起又放下好像历经了高潮的抽搐。BENSON的那充满电力的手抚摸我的私处,渐渐地呼吸急促,那粗壮的手指已经伸进我的阴道中勾抚,热烘烘的嘴唇吸吮着我的乳头,那快感使我欲仙欲死的疯狂了,我随着他的姿势调整似乎在配合他的冲击,我不停地弓起臀部或扭动腰,他在我身体内的手指,就像乐团指挥,每一抚弄,就让我呻吟长声,每一退出,就让我发出哀鸣,在哀鸣后又是一再的长吟,他的手指愈来愈快,有了水声配合着淫叫,我也渐渐进入恍惚状态,陶醉于那兴奋剌激的阵阵浪潮,接着我的下身弓起阴部开始收缩,BENSON的手指按揉着阴道内上端让我发出「啊~~啊~~啊~不~~不~~要~~哦~~~~」我感到阴道一阵阵收缩夹着什么东西,然后那东西退出阴道,阴道似乎排出了一些淫水,我也失去了意识,难道我高潮了,但不管了,就是很爽,至少没被别男人阳具入侵。不知多久,我回神来,下身有点凉意,BENSON已把头部移到我私处,他的舌尖顺着我的阴唇作上下的滑动。每一寸阴唇都逃不过他舌尖的爱抚,我来不及拒绝因为那兴奋浪潮又自私处袭来,完全淹没我的理智。BENSON早已脱下我的晚礼服,拨开丁字裤,让丁字裤一头仍挂在下身,我几乎赤裸裸地躺在床上,他眼睛看着我说:「妳真美!我从来没有看过这样美的身材和皮肤细緻的身体。」BENSON又弯下头,用舌头爱抚我的全身,我不知想拒绝或是想接受,手也不知该放置哪,只好扶着BENSON的头,让身上每一吋肌肤感受激情的洗礼,不久BENSON将他的脸凑向我的阴部,我有点惊慌起来,我有点不愿意和BENSON再搞下去。想到这儿,我又把双脚合拢。可是他又用力把我的脚拉开,我实在敌不过他那强而有力的手,我真的要给这个男人插入吗。
    最后终于不再抵抗,任由他爱抚和舔那阴毛下的柔软部位。因为至少还没有插进来,我应当会在最后停下来,于是放任他不停地舔了又舔,甚至把舌尖插入我的阴道口猛力地吸取阴道中淫水,快感使我抽搐发抖,我兴奋得要发疯了。我情不自禁地用双手抱住他的头,猛摇腰部,增加快感,而不断地发出淫浪的兴奋声:「啊~~嘶~~」,BENSON撑半起身,我终于看到他那又硬又壮还有点长的阳具翘的天高现在眼前,我不自觉的把脚打的更开,怕那粗大的阳具撕裂我的下体,而此一动作看在BENSON眼中似乎是我在叫「快!快插入吧」,BENSON把他下身调好角度,我也忘情的把双腿开大,手居然不自觉的轻握住他的阳具,BENSON也对準了我的阴道往裏面塞去,随着肉棒愈往里头塞,一阵一阵苏麻感,愈来愈强往全身送,使我全身都麻了,只有喉咙发出「啊~啊~啊~啊~啊~」的淫叫来配合。BENSON推进一阵后,又慢慢抽出,我身子弓着,不自主的不想让肉棒离去,他又很快的塞进去,每回抽出即插回来,就插的更进入我身体,阴道里一被肉棒扩张,就紧紧的收缩,想去吞掉BENSON每一寸肉棒,快感也就迅速传遍全身,而BENSON抽出肉棒时,那龟头反刮阴道肉壁,又让人疯狂的想去追逐要抽出的肉棒,阴道就如被BENSON肉棒来回抽插,愈冲愈狂,他肉棒数不清的搅拌、抽送、翻腾,使我兴奋的,只想到插死我吧,用力啊~~插啊~快点~插啊,送我去~~,我用淫叫来呼应心中的想法「啊~~啊~~啊~~~插~~~~哦~~~~快~~啊~~」,BENSON感应到我的快感,加快了速度抽插,我有种想冲上天堂的快感,自己身子也动了起来,好让抽插的感觉更兴奋,更强烈的冲撞,我下身的淫水也不停的被抽出来,两人肉体发出了「啪!啪!啪」和插入时的「滋~滋~滋」的水声,不知流了多少淫水出来,在身子狂烈的摇动中突然我失去意识,全身麻了手也摊了,只是一股劲的弓起身子,我上天堂了吗?不知道~~只是眼前一阵白色电流四散,BENSON肉棒全力顶着我~似乎顶到子宫颈,他停下来,没有再深入,然后抱着已无力的我,我只能闭着眼睛,享受此刻的激情兴奋与阴道的缩张蠕动。
    BENSON用磁性的声音问:「很爽吗?」,我该回什么?说「爽」好像太淫蕩,而我是人妻子,这样应当已教训了老公,不过也体会了外遇的感觉,难怪男人这么不容易把持,而眼前这帅男人确实让人一时迷失,BENSON又问了一次:「很爽吗?」,才把我短暂思绪打断,我随口说了:「上天堂的感觉,说不出来。。。」,BENSON轻轻吻了我一下,说「可是我还没有到顶」,我才发觉阴道里的肉棒还撑在那里的感觉,我把BENSON推开,BENSON突然快速抽出了阴道,有小小「啵」一声,我阴道传来一阵麻麻苏苏的感觉,然后有水喷了出来,BENSON又「哇~」一声,叫到「哇噻,你有潮吹耶,好多淫水哦」,我不好意思的摀住下体,说:「没有啦,人家从来没有喷过,是你给人家塞住,然后一下拔出来才喷的,人家以前都没有。。。」,说着说着,我坐起来,不好意思的低着头,一个女人和老公做爱数百次,都没有流过这么多淫液,怎么今天还可以喷出来?刚才的激情也真是空前了,这会不会对不起老公啊?但想到,老公出差多么多次,也许早搞过许多女人了,想到这里,心里就舒坦许多,干吧!我今夜也够爽了!
    BENSON挺着阳具,又坐到我后面,环抱着我说:「没关係,你老公对别的女人也是很努力的,夫妻就是久了,只当例行公事,看久了就没了感觉」,他一面说一面又开始用手抚弄着我的乳房,还不时去逗弄敏感的乳头,BENSON又说:「像你这般敏感又滑緻的身体,老实说真是国色天香,整个会场的男人谁不动心?」,BENSON说着竟把一手又塞进体内,我想去拨开,却被他吻到快窒息了,被吻了好一阵子,我才努力的推开BENSON的头,回复了理性,我说:「不行了,一次就好,我老公也给教训到了」,BENSON说:「可是我的精子还在努力往外,你得有道义的帮我一下」,我低头一看,确实还很壮观的阳具,想想人家帮我报仇,我帮人家解放也不为过,叹口气只好再辛苦一下了。
    我想一切都已失控了,但总要儘快结束,否则老公发现了,更无法收拾了,我于是决定用口去解决一切,于是我转身低下头来,用一手扶着BENSON阳具,用舌头去舔弄它,BENSON很享受的身子往后撑着,我舔了几下开始吞吐阳具,我眼睛余光看到BENSON欣赏着我的淫蕩,BENSON的阳具真的比老公的粗又长,我嘴巴要张的大点才吞的下,然后顶到喉咙快吐了,居然没能将整根阳具吞下,含着阳具,用舌去感受那粗壮的阳具和龟头,弄着弄着,我又有了新的苏麻感从口中传到心头,BENSON也用低沈的吼吟来回应我的努力,我用一支手去帮嘴巴套弄阳具,一支手抚弄着渐渐想被抚揉的D奶,BENSON见状,把身子反转,然后让我的一脚跨过他身子,他的头刚好在我的阴穴下,我重新含起了BENSON阳具,BENSON先是用两手抚弄着我的D奶,揉搓之间我脑海中的淫蕩感觉又开始四处流窜了,突然BENSON舔弄起我的阴道,他用嘴去吸吮阴唇,好像在吻着我的唇,然后,把舌头从阴蒂舔到阴道口,不自觉的我收缩了阴道,那种感觉,好像快尿出来又必须忍着,我忘情的吐出阳具只剩用手去套弄它,口中不自觉的呻吟起来「嘶~~哦~~嘶~~你。。坏招~~好~~好多~啊~」,BENSON把他舌头钻进阴道里搅弄了,「啊~又插~又插进来~~太~~坏~~别~插~啊~~啊~~」,没想到小小舌头能如此快感,「啊~~啊~~啊~~坏~了~啊~~别用~肛~~啊~啊~」,BENSON居然把手指也插进肛门里,我觉不妥想拒绝,但手指插进肛门后又似乎有新的电流从肛门直通阴道再窜流全身,那感觉只能用呻吟来代替,但我也不忘用手快速上下套弄BENSON阳具,我心想我真是淫蕩的女人,BENSON不停的又吸又钻,手指还不停抽插肛门,这多种快感,让我「啊~~啊~~啊~~哦~~哦~~~啊~~快~~快点~~~」,我不停呻吟着,BENSON停止了舌头的钻吸,改用另一支手的两支手指插进阴道,那两支手指进插进去,上下分两边抚弄,一会儿快旋慢转,一会插入又刮出,真是快搞死人了,我已语无伦次了
    「啊~别~又插~~太~~坏~~别~插~啊~~啊~~」,我身子已爽到伸直了腰挺起上身,把臀部往下沈,太美好感觉了,阴道壁里的肉缩张缩张,也不停的分泌出淫水,BENSON突然说:
    「好淫蕩女人,淫水这么多」,我听了,不好意思的低头看,淫水真的顺着他手流出来弄溼了床单,我想说都是你才让人如此,但BENSON突然把我扶着坐起来,他也坐起来让我背对他,然后手捧着我的臀,对準了他挺直的阳具,又往下一带,我的阴道毫不阻挡的一下全吞了下去,「啊~好~~~长~~哦~~」,我无自觉的淫叫着,真的好长,已张开又满淫水阴道是没阻碍,但顶到了子宫颈才停了一下就被插入子宫颈里,那酸麻又刺激的感觉今生第一次有,BENSON这招太迷人了,我只能爽到「哦~~」一声来回应,BENSON慢慢又扶起我的臀,由于阳具插入子宫颈,让人酸麻又不捨得离开,阴道自然收缩着,BENSON发出了吼声,我想是夹的他很爽吧,刚才都是我在呻吟,这下他也感受了,BENSON手又用力些,我也抬高臀部,又是「啵」一声,哦,原来这是阳具离开子宫颈的声音,我阴道一紧缩抬高臀部,BENSON也发出「哦~~」,我看着阳具渐渐抽出,哇真是好爽的感觉,BENSON又往下一带,我的臀又整个沈下去,这回BENSON还把他的下身抬高,两个臀部都相对用力加速,我受到冲击「啊~又插~~来~~啊~~啊~~」,又是子宫又传酸麻感觉「啊~~」这是我的呻吟,「哦~~」这是BENSON的呻吟,BENSON又扶起我的臀,「啵」声又传来我又被电一次,我抬高臀约10公分,他又用手往下带「啊~~」「哦~~」两人同时淫叫,又插入子宫颈「哦~~」,又抬高,「啵」,又往下带,几次后「啊~」「哦~」,「啵」就愈来愈快混在一起了,我已经不必BENSON的手来带,我的臀部已能自动的下沈又抬高,BENSON也往上挺他的阳具,这种快感,让人真是快飞了起来,BENSON停了一下示意我转身,我们面对着,他唇吻着我,阳具插入子宫颈,我手环着他脖子,他又开始抬起我的臀又放下,D奶上下晃着在他脸磨着,真是舒爽,全身每个地方都苏麻起来,我只能回应
    「啊~插~~~~啊~~啊~~人~家~插~~坏了啦~~」,BENSON低吼着:
    「这才爽~哦~~我要插快点了~淫妇」,我听到叫淫妇,没有抗拒,感觉淫蕩就淫蕩吧,就回说:
    「嗯~快点~~插~~啦,真~的~~好难~~过,快~~死了~~啊~~啊~~~」,「插什么地方~快说,不说不插了」BENSON说,「插~~人家那里啦,快~~啊~~啊~~」我回应,「说淫穴~要插淫穴」BENSON说,我只想要快感,就回应:「哦~淫~~穴~对~~插快~~哦~~哦~~要~哦~淫~穴~快~~插~~淫~穴」,我每讲一次淫穴,BENSON就挺高一次,让阳具快速插子宫颈,而且好像快贯穿了身体,所以不自觉的我回应淫叫着「啊~啊~淫~穴~~~快~~插淫~穴~~快~插淫~穴~啊,快死~啊~淫穴~啊~」,每叫一次,感觉就更全身苏麻爽一次,「淫妇~真是贱~我用什么插你」BENSON又说,「不要~我~~啊~~快啦~~」我说,BENSON故意放慢让人快到天堂的感觉又失去点,BENSON说:
    「贱淫妇,说大鸡巴~是大鸡巴插你上天堂」,我根本没有理智的回应:「啊~淫穴~大鸡巴~插~~啊~淫穴~~大鸡巴快~~插~大鸡~巴啦~啊」,
    BENSON更起劲的一手捉着我的D奶,一手扶着我臀,上下活动,我根本是愈来愈无意识,不停的呻吟,配合着大鸡巴和淫穴的呼喊,启动BENSON的全力冲刺,BENSON也愈来愈疯的吼着:
    「淫妇~我要~插~啊~爽啊~插~肥臀~插~肥臀~」,BENSON上下的活动,快到让我又只能淫叫
    「啊~~快~~啊~插~~快~~啊~啊~啊~啊~啊~~~」
    我声调高吭到无声了,紧抱着BENSON,我又去了!BENSON突然把我抬离他的大鸡巴~我阴道又喷出淫水来,这回还喷了不少,好像尿尿一样,BENSON没闪躲,淫水喷的到处都是,我无力也无羞耻的抱着BENSON喘息,他突然用两手分开我的臀肉,又往下一沈,我「啊~~」
    一声大叫,他居然插我的肛门,好痛,但也没太大阻碍,人家肛门第一次被插,不是第二次,刚才BENSON已经用手指插了一次,BENSON没管我痛的惨叫,他只稍停一下,又像刚才那样,抬起我的臀部,又放手下沈,我只能叫着:「痛啦~痛~」,BENSON像无理智的加速,上抬和下沈的速度,我的肛门竟然开始缩张的回应,又是一股股的电流从肛门传到脑海,「啊~真是天杀的~怎么肛门都这么爽」,我无力的被抬高又放下,只在BENSON耳边这么说,BENSON回应:「哦~哦~淫妇~~肥臀~啊~,淫妇~肥臀~啊~~」,
    我己无力回应,BENSON加快抬高插入的速度,肛门传来阵阵快感,淫水在我们俩人臀部和大腿被拍打着,我享受没有过的快感,BENSON爽到已发出了低吼呻吟,我整个人都挂在BENSON身上,随他去抬起放下。
    约上撞下插的近百下,BENSON似乎累的躺了下来,我也趴在他身上,BENSON改用下身上挺,他的手改撑着我的D奶,我用手撑他胸膛半趴着,但D奶也因此又被刺激,他还不时的搓揉着,更让人失神了,我的臀被冲高又放下,又是爽又是酸,他的冲刺愈来愈快了,我的感觉又来了,从肛门,从D奶,快感在身子里到处窜,BENSON吼声愈来愈激昂,动作愈来愈快,我无力呻吟了,只能叫着:
    「快~裂开~了~快~~插~~」,
    BENSON似乎用最大力道冲插撞击,我受不了了,又叫了「啊~~插~啊~插~啊~啊~啊~~」,我的淫水又喷了出来了,BENSON也加快冲撞抽插,我第一次感受到,肛门被插到从阴道喷出淫水就算了,在高潮中还不停的插着,阴道的收缩快感,肛门又扩又缩紧,BENSON似乎快到顶了,他挺了最后一次,把精液全射进了大肠里,我从来没有被精液射进大肠的感觉,以前有便泌时买浣肠来通,但那油油的感觉,而这回精液是热热的,还冲的很里面,不自觉的整个臀部都缩了起来,把BENSON的大鸡巴都夹的紧紧的,BENSON也无力的躺着,手在床上的淫水里弄着,似乎享受我这淫妇的淫水,我也无力的趴在他身上。
    好一会,BENSON才说:「对不起,叫你淫妇」,我能说什么,被干成这样还不淫吗?只好笑笑没回答他,BENSON说:
    「你那肥臀真好,你真是天生尤物,子宫颈也是会努力的吸吮着,好像嘴一样,我以后能再让它吸吗」,我有点惊呀的回神了,这是怎么回事?我真成了人家淫妇了吗?想推拒他,BENSON又说:
    「看,现在肥臀还夹着我肉棒,这么淫蕩,别说不」,我才想到,他的大鸡巴还被我夹着咧,于是想爬身来,BENSON居然把我抱着说:「小心,你一抽出我的鸡巴,精液和便便会一起喷出来」,我紧张的问怎么办,BENSON说:
    「我继续插着然后抱着你去厕所,再抽出来洗乾净就好」,我也只能答应BENSON的做法,让他抱着我去厕所。但才刚抱起来,BENSON的鸡巴已经慢慢变小,肛门里真的有在搅动的感觉,好像快大出来了,我叫BENSON快点,BENSON才把我抱进厕所,他的鸡巴一抽出来,我捉着BENSON手想叫不,然后,精液和便便就真的全喷出来了,我又无力的依在BENSON身上,BENSON拥抱着我说:
    「没关係第一次都这样,我们都上了天堂了,记得那美妙的感觉,一切都很美好,不管喷的是淫水或精水或便便,我们都爽过了!去洗个澡吧,我送你回家」。
    说完我真的羞愧的没抬头,和BENSON去沖洗,在水洒之下,我突然想起这一切过程,怎么会这样,才想小小报复一下,就成这样,好想哭哦~我也不知脸上流下来的是水还是泪了!